鸡蛋花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那么嫩那么嫩的春天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中科皮肤医院好不好 http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708425691882285194&wfr=spider&for=pc

春日迟迟,挈妇山头,桃花杏花银杏花,李花樱花梽木花,姹紫嫣红,时不时从灌木丛中,突出来,万木葱茏,花树一棵,惊人眼目,悦人心情。想来拙荆是贫妇吧,见繁花不去依树斜侧侧立,摆POSE发朋友圈,反是寻草坪,眼神伸出小挖锄来,钩挖荠菜。女士作姑娘与作婆娘,姿一般,态两样,作姑娘见草是花,作婆娘见花是菜。

灌木丛生,灌木无凌天之志,却生占地之心;乔木耸生,有凌天之志,无圈地之为,乔木之下,草地多坪,草地偶生碎草,草间偶生荠菜。照我老家形容聚精会神,拙妇眼睛那叫一个蛇寝鸡(蛇见了鸡,眼神迷恋且痴迷),闭嘴时候多,惊叫时分少。山坪葳蕤,草出其中,山坪繁叶,菜埋其里。拙妇惊叫:这里一蔸。惊叫声断,叹息声起:老了,茎老了,叶老了,花开老了。拙妇把荠菜扔了,那么老的荠菜,作不了饺子馅,作不了馄饨馍,果不了腹。拙妇也是气坏了,扔。扔掉干嘛?荠菜老,持回煮鸡蛋,营养夫妇俩肝腑。

转回一个星期,吹弹出水,牙咬得水,好菜好菜。转至荒芜菜园,我游目放眼,但见菜园子里,一丘荠菜,荠菜一园,拙妇眼光怒放,手提起半脚裙裾,奔赴园中央。老了,荠菜老了。也有嫩的哦,老牛寻嫩草,贫妇寻嫩菜。要早一个星期,这一园子荠菜,我要车装回家。贫妇贪心贪起来,比他老公贪多了。

转回一个星期,山头野茶,正吐芳华。老叶老了,老得绿色转蓝,摘其叶,如青稠,撕都撕不烂,青叶之间,枝头顶层,可见雀舌交互,交包相生,其色带紫,其形若卷,也学采茶二八姑娘,伸粗笨指,摘嫩茶叶,呲开唇吻,露出老牙,蛇信子一般的舌头,抵牙断茶处,茶汁一丢丢,味道甚浓郁,甜,润,淡淡含些青涩,甜掩了青,润盖了色,口味丰富且口感香甜。春来早,上山头,乱散步,摘野茶,其茶,不泡,直嚼,齿颊生香,肺腑生甜。

不用转回一星期,也不用等待一星期,就在当下,山边边,园中央,田埂埂,岸畔头,水印草,随处生长。好喜欢这个草名,很乡间,还很雅致,乡间草木雅致的,不多,水印草独是。水印草,长得高挑,叶肥,茸而白,茸而多汁,其汁稠,长老后开花,其花如小珠,也是茸茸的,凑拥草头,人见人怜。

水印草可否生啖?不曾品过,其青青嫩嫩,采撷回家,洗净,切碎,置糯米粉中,揉,搓,然后蒸,蒸成糯米粑,那是老家一道好味。糯米易上火,加了水印草,解火;水印草糯米粑,粉而不腻,甜而生香,糯米是黏的,草茎是稠的,入得口来,与牙齿轻轻相扯,竟有些劲道与筋道。央视曾到我镇一个叫清水长寿村采访,春日春阳,看到乡亲家家都制造水印草粑,日啖草粑十余个,不辞作了乡间人,乡间人因此与岁月长缠绵,久缱绻,人就长寿了。是吗?科学证之是,嫩嫩芽芽的水印草与糯糯甜甜的糯米粉,和合成粑,可清肠排毒,可活血调经,可润肺止咳,还据说可以预防高血压呢。

春天好,春天万物可入目,春天里万物可入腹。竹子不说了。竹笋,是竹之芽吧,拱出土来,苞不曾开,挖一兜,生嚼也是水呲呲的,水滋滋的,自然涩刺刺的,持之回家,炒湖南腊肉,可是难得佳肴,是我老家一道名菜。肉解笋之涩,笋解肉之腥,笋解肉之老,肉解笋之嫩,荤素互阐发,鲜腊相调剂,出味易,不出味难。

这里要说的是果芽。老家山边园畔,多栽棕树。棕树是树中老生,不比梧桐,梧桐三五年,便是一条树中汉子,长得枝繁叶茂,根深干阔,棕树好像老是长不大,自个捆自个,从根底处,裹着一层棕,乡亲不去刮,固棕自封,把自己拖住,难长。棕,是一种好物,乡亲将起刮下,搓绳,绳牢固;做鞋,鞋坚固。

棕树之叶,如手如戟,风若吹,叶相激,响声大多很,如快板,如掌声,猎猎猎猎,啪啪啪啪,松涛未有其声响亮。春后,在棕树腋间,在棕树顶头,生发苞米状的棕树果来。全包着苞那会,扳之,拨开,里面是一粒粒果,嫩黄嫩黄,其粒恰如鲤鱼子,生嚼,粉,甜,带点脆。棕树其果,若已出苞,黄粒子转青粒子,甜味全无,全是涩味,入口不得,入腹欲吐。棕树果啊,吃的是那果芽,吃的是那个嫩。

说其树之芽,椿树叶芽,是人间好味,椿树直挺挺耸入高云,叶片青青,舒枝展叶,老叶子吃不得的;嫩叶子呢,正发芽,芽叶紫,芽叶红,芽叶鲜,芽叶嫩,爬椿树采椿芽,也是可以唱着歌的:高高的椿树采嫩芽,谁先爬上谁先咬,少年郎采椿树,好芽采一篮,送给树下那个她。

与椿芽最搭的是鸡蛋吧,人称椿芽是树上蔬菜,春天,树上都长菜。菜很香,采撷之手,手上余香,即使清水洗半天,隐隐约约,还有余馨。众椿芽聚盆,香得冲鼻子,鼻吸其气,香气直冲肺腑。与之与鸡蛋同炒,鲜鲜嫩,阵阵香。健脾开胃,伢子仔厌食,吃之,胃口大开;抗衰延老,老头老媪吃了,跳广场舞都来劲些。椿芽嫩,不易存,几天会变坏。至春,密封,敝地商家打飞机的,将其送往京都呢,可见椿芽,味多诱人。椿芽,据说还可腌制,放坛子中,出坛,与青辣椒同炒,有梅干菜味。老家铁炉冲乡亲不曾这么做过,不知味道如何,我所知之味,是鲜炒土鸡蛋的那股子清香。

春天好。那么鲜与那么嫩的春天,草之芽,花之芽,果之芽,树之芽,春天都是芽,皆可给人打牙祭。

刘诚龙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